• <menu id="ocu4q"></menu>
  • <menu id="ocu4q"><tt id="ocu4q"></tt></menu>
    <nav id="ocu4q"></nav>
    <menu id="ocu4q"><tt id="ocu4q"></tt></menu>
  • 您的位置:首頁 >六安新聞>社會新聞>詳細內容

    對接近200家餐飲門店 穿梭在“宇宙中心”的外賣運營師

    編輯:湯曉雪 來源:工人日報 發布時間:2022-09-16 10:38:28 【字體:

      閱讀提示

      近年來,數字經濟不斷發展,越來越多餐廳開始接觸外賣等餐飲數字化工具。不過,在堂食持續火熱的疫情之前,很多商家普遍覺得外賣只是可有可無的補充,這讓為商家服務的外賣運營師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廣州的珠江新城被很多人戲稱為“宇宙中心”。這里是全國總部經濟最發達、摩天大樓最多的地方之一。這里也是很多人拼搏的地方。每天早上,地鐵三號線和五號線周而復始地載著無數打工者以及他們對生活的期待駛來。

      在眾多打工者中,1999年出生的紫嫣無疑是個特別的存在。她每天穿梭在珠江新城的各大購物廣場、餐廳,從事著一個外界鮮為人知的工作:餐廳外賣運營師。

      她可能是整個珠江新城里最懂吃的人。因為在這里,從事這項工作的人不超過兩名。仿佛“滲入”到了珠江新城餐飲業的“毛細血管”,這兩年,她目睹了“宇宙中心”在疫情影響下的春夏秋冬和頑強的生命力。

      來自“宇宙中心”的神秘工種

      初見紫嫣是在珠江新城環球都會廣場門口?!皝?,開始工作了?!边€沒來得及寒暄幾句,記者一行跟她來到附近某寫字樓內的一家知名西餐廳。

      餐廳負責人黃小姐對這位“運動風”的女生并不陌生,她翻開線上店鋪的數據給紫嫣看:“這段時間我們在平臺上新開了一個活動,感覺效果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設置錯了?”

      紫嫣仔細研究了一下,說:“你們晚上的客人很多,其實可以考慮把活動放到晚上,這樣會更好一點;而且你們發現沒?每周一的訂單量是最低的,然后一路上漲,這說明經歷了周末之后大家消費心態有一個恢復的過程,所以我們其實可以嘗試在不同時段,匹配不同的套餐和活動……”黃小姐恍然大悟。

      與普通職場人每天坐班不同,紫嫣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珠江新城里“逛街”。但這“街”并不好逛。紫嫣負責對接近200家餐飲門店,每天走進不同的店里,幫助商家上線外賣、運營、做數據分析,一天下來,工作滿滿當當。

      兩年前,從廣州大學畢業后,紫嫣入職美團,直接被分配到了珠江新城,負責這個片區的餐飲商家外賣上線以及運營。入職之前,這個來自廣東湛江的女生從未逛過珠江新城。

      要學會不斷被拒絕

      在走訪過程中,有一家老派粵式茶樓的負責人對線上運營表達了悲觀,“疫情讓客流減少了很多,房租壓力太大了,外賣只能作為補充,一下子難以填補高昂成本支出?!彼寡?,接下來可能會把目光更多放到堂食,希望能吸引更多客人到店消費。

      出來之后,紫嫣嘆了口氣,“這家店如果通過一些線上活動有針對性地進行運營,有很大機會可以做起來?!睂τ谧约旱膶I能力,紫嫣有著充分自信。她曾經在珠江新城幫助過很多完全沒接觸過外賣的餐飲店從零開始,做到月均過千單。她坦言,只要餐飲老板能多一點信心,她有把握幫他們把外賣做起來。但顯然,這還不足以讓“宇宙中心”的老板們放心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給一個“黃毛丫頭”,尤其是當他們得知要做起來之前,需要花一定的成本。

      接受一次次的冷遇,是做外賣運營師必經的磨煉,尤其在珠江新城更是如此。紫嫣曾經帶過幾個新入職的外賣運營師,結果在珠江新城走了半個月,最終都沒能堅持下來,主要的原因就是“無法接受不斷被拒絕”。紫嫣對此很理解,高端餐廳和外賣,兩個聽起來八竿子打不著的業態,要結合在一起,并且發揮“1+1>2”的效果,需要更多契機和耐心。

      并非所有人都能賺到錢

      疫情常態化一定程度上加速了餐飲數字化的進程,也讓越來越多餐飲企業慢慢意識到了外賣以及外賣運營師的重要性。

      據廣東省餐飲行業協會數據顯示,目前廣州已有過半五星級酒店以及逾八成老字號上線外賣。這種趨勢在珠江新城體現得尤為明顯。以知名地標K11為例,近一年來該商場的餐飲店紛紛上線外賣,目前負一和負二層的餐飲店基本覆蓋外賣服務。就連烤肉、火鍋這些特別講究線下體驗的餐飲業態,也開始研究外賣運營。

      易先生是K11里一家高端輕食店“米有沙拉”的負責人。他坦言,店鋪主要面向高端人群,一開始接觸外賣只是為了滿足堂食顧客的外賣需求。但隨著疫情以及餐飲數字化的不斷普及,外賣漸漸成了餐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有自己的天然農場,所以外賣也成為我們一個良好的推廣渠道”。

      對于數字化越來越依賴的,還有散落在珠江新城各色商業體的餐飲小店。走出高端餐廳云集的各式寫字樓,紫嫣來到花城匯地下廣場,這里遍布小吃店,是白領們在“宇宙中心”解決三餐最具性價比的地方,也是紫嫣的另一個“主場”。

      然而,并不是所有店鋪都能在這里賺到錢。

      在花城匯中區的一個角落里,一家空置的店鋪仍然等待著新商家的進駐。紫嫣說,這家店的前身是一家飲品店,她和老板努力了幾個月,把小店外賣做到了一個月逾2000單的成績。但今年6月底,老板突然給紫嫣發了一條微信告知要關店。這讓紫嫣頗為詫異,后來打聽了一下,租金太高疊加疫情影響,老板不得不放棄。

      享受被人需要的依賴感

      即便面對高昂的租金,珠江新城依然吸引了無數餐飲人前來“朝圣”。外賣等數字化工具,成為他們堅持下去的新“武器”之一。

      在數字化的帶動下,珠江新城的餐飲業開始有回暖的跡象,“外賣訂單量、餐飲商家數、活躍用戶數都已經開始回升”。紫嫣的工作更忙了,除了幫助餐飲商家上線外賣之外,很多餐飲商家開始主動跟她聊天,了解做外賣需要的技巧以及商圈周邊餐飲數字化動向。從紫嫣的手機上就能感受到這種依賴度。一路上,她的手機信息幾乎沒停過,全都是商家的信息。她說,這種狀態一年365天都是如此,比做普通電商運營壓力要大多了,“電商的東西可以隔幾天送到,但外賣是即時配送的,也就意味著商家遇到的各種問題都是即時性,需要快速幫他們解決?!?/p>

      雖然忙,但紫嫣享受這種被人需要的依賴感,這讓她開始感受到了來自“宇宙中心”的歸屬感,“雖然暫時住不起這里,但我感覺已經是這里的一分子了”。

      記者 葉小鐘 通訊員 陳 雪 實習生 謝 遲


    【打印正文】

    相關信息

      免费一级欧美片日本
    • <menu id="ocu4q"></menu>
    • <menu id="ocu4q"><tt id="ocu4q"></tt></menu>
      <nav id="ocu4q"></nav>
      <menu id="ocu4q"><tt id="ocu4q"></tt></menu>